生命的“摆渡人”:器官捐献协调员6年协调310余例

生命的“摆渡人”:器官捐献协调员6年协调310余例

北京器官捐献协调员刘源 6年协调310余例,做生命的摆渡人 多年以后,刘源仍能清晰地记起,自己协调一名15岁男孩捐献器官的场景。 因为脑胶质瘤,男孩做了几次手术,效果都不理想...
生命的“摆渡人”:器官捐献协调员6年协调310余例

生命的“摆渡人”:器官捐献协调员6年协调310余例

北京器官捐献协调员刘源 6年协调310余例,做生命的摆渡人 多年以后,刘源仍能清晰地记起,自己协调一名15岁男孩捐献器官的场景。 因为脑胶质瘤,男孩做了几次手术,效果都不理想...
生命的“摆渡人”:器官捐献协调员6年协调310余例

生命的“摆渡人”:器官捐献协调员6年协调310余例

北京器官捐献协调员刘源 6年协调310余例,做生命的摆渡人 多年以后,刘源仍能清晰地记起,自己协调一名15岁男孩捐献器官的场景。 因为脑胶质瘤,男孩做了几次手术,效果都不理想...
    共1页/3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