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国际新闻 > 美国分化:不敢直面民意 大选民调再度翻车

美国分化:不敢直面民意 大选民调再度翻车

admin 国际新闻 2020年11月22日

  北美观察丨美国分化:不敢直面民意 大选民调再度翻车

  距离11月3日的美国大选投票日已经过去一周了,尽管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出现反转、最终票数领先特朗普,但是,各大主流媒体和民调机构预测的“拜登大比分获胜”却并未出现。相反,拜登在多个摇摆州的最终票数优势微乎其微。

  对于民调机构的再次误判,美国舆论普遍发问:你们怎么又说错了?民调还“靠谱”吗?民调为什么越来越远离民意?民调将把美国未来的路带向何方?

  无法释怀的2016大选民调预测

  希拉里2016年败选后,皮尤、《纽约时报》等涉足大选民调的机构迅速发文,解释民调失去准星的原因。不过在深入分析问题的成因前,他们还是不忘首先把自家的民调结果了肯定一番,称从全国情况来看,他们的预测还是准确的,希拉里的支持率超过特朗普1到7个百分点,结果也是总选票数希拉里占优云云。但是,美国的选举人制度决定了,大选从来不会看重全国总票数,而都是由几个关键州的民意决定,而这恰恰是民调机构在2016年搞砸了的主要原因:一如今年的选举,2016年民调显示希拉里在“锈带”的支持率远高于特朗普,可以躺赢,希拉里自己也这么认为,以至于对“锈带”的拉票工作非常不上心,结果正是“锈带”的选民将特朗普抬进了白宫。

  那么为什么2016年地方民调会大失水准呢?按照民调机构的说法,主要原因有三个:首先有大批的投票者,在大选最后一刻才决定自己属意的候选人,而这时民调工作已经收尾了;二是民调选取的各样本群体权重有偏差,特别是忽略了低学历者,比如只有高中或以下文凭的人,而这些人普遍青睐特朗普。

  第三个原因争议性很大,即所谓“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”假说。该假说认为,因为特朗普离经叛道的言行,不符社会主流的政治道德,所以他的支持者不愿当着民调机构的面说自己支持特朗普。这种假说并不是特朗普时代才出现的,1982年洛杉矶黑人市长,民主党人汤姆·布拉德利竞选加利福尼亚州州长一职时,民调一路领先,但最终被共和党对手击败。当时就有人提出,布拉德利民调的虚高,是因为很多反对黑人当州长的人不愿公开说出“政治不正确”的话。这种假说时至今日也无法得到有效的证明,甚至不少民调研究机构在过去数年中不断试图证明,“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”人数非常有限,不构成统计学意义。

  民调的失准,除了上面几种媒体讨论的理由,还与民调机构的背景有很大关系。像《纽约时报》同锡耶纳学院搞的民调,其结果就倾向民主党;拉斯穆森的民调则被认为偏向共和党。当然,民调机构的党派倾向,并不一定意味着其有意扭曲民调结果。以《纽约时报》/锡耶纳的民调为例,共和党支持者接到该民调打来的电话时,不去回应的倾向非常明显,这就造成民主党人群的声音存在被过度表达的可能。《纽约时报》辩称他们已经考虑到这种情况,并根据各地两党党员登记情况对民调数据进行了权重调整,但这也会带来新的问题,即并非所有的特朗普支持者都是登记党员,有可能令《纽约时报》/锡耶纳学院的加权民调进一步偏离真实情况。

标签: TPP   美国经济   选民   特朗普   大分流